姜文只拍6部电影,却成为了华语影坛公认的鬼才-喵星闻

姜文只拍6部电影,却成为了华语影坛公认的鬼才

前几天,《让子弹飞》评分破9的话题登上热搜。

在很多人的心中或许它早就已经达到9分的高度了,以至于不少观众表示,难道它从前不是9分吗?

《让子弹飞》达到9分其实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华语电影20年间,也只有02年的《无间道》,以及18年的《我不是药神》两部电影可以跻身9分俱乐部。

在之前能够有此殊荣的是00年的《鬼子来了》,然而它与《让子弹飞》出自同一位鬼才导演之手,同时他也成为在豆瓣华语电影Top10里独佔两席的第一个大陆导演,他就是——

姜文

姜文其人绝对算得上是华语电影界的一朵奇葩,他1984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他以做演员入行,他先后主演了《末代皇后》《红高梁》《芙蓉镇》《北京人在纽约》等脍炙人口的影视作品,姜文也因为其出色的演技和独特的个人艺术魅力使之成为大家所公认的中国最佳男演员之一。

他是《芙蓉镇》中百折不挠、乐观豁达的秦书田,为那个伤痕时代涂抹上了止痛药;

他是《红高粱》中粗狂豪横、桀骜不驯的余佔鳌,为抗日岁月增添了一抹革命的高粱红;

他是《本命年》中重情重义、不落世俗的李慧泉,为无法适应社会潮流的边缘人物正名……

在演员的道路上,他既能展现粗狂豪迈的原始生命力,又能道出时代小人物的无奈与辛酸,能够获得如此演艺成绩,是他在电影艺术探索道路上迈出的坚实有力的第一步。

做演员之时姜文就展现出了导演才能,《芙蓉镇》中秦书田扫街时的「华尔兹」,以及《红高粱》中那场精彩的「颠轿」与「撒酒疯」场景皆是出自姜文的鬼才之手。

姜文从小就特别迷恋电影。在回忆童年时,他曾提到,「最早看电影是在农村,那种看电影的气氛特别感动我。几天以前就期盼着,到了那一天,从早上就等着天黑……

我还用放针剂的药盒做过小电影,把里面的格子撕下来,然后在里面写上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

他视电影为生命,「电影是我生命中的第一必需品。其实我经常是用构思电影的思维来面对这个世界,似乎我只会想电影,拍电影,好像别的我都不会。」

90年代初,姜文开始探索他新的阶段,初执导筒的他于1994年推出自己的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

一经问世便得到专业人士及观众们的极高赞誉,叫好又叫座。

有人评价姜文:由演员转行当导演竟毫不突兀,甚至十分出彩。

一举斩获国内外电影节众多奖项,包揽了第33届金马奖最佳剧情、最佳导演、最佳男主、最佳编剧、最佳摄影、最佳音效六项奖项,更令新人夏雨一出道便成为威尼斯电影节最年轻的影帝。

美国《时代週刊》更是将该片评为「九五年度全世界十大最佳电影」之首,称《阳光灿烂的日子》的诞生标誌着中国电影跨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阳光灿烂的日子》由王朔的小说《动物凶猛》改编,姜文用自己「梦的宣洩」的手法,令那群「凶猛动物」般的青春在阳光下与遍地的红旗间肆意挥洒,为那个即将消逝的年代里燃放一代人言说不尽的怀想和回顾。

法国诗意现实主义大师让·雷诺阿曾说:「一个导演一辈子只拍一部影片」。

儘管姜文每一部电影的故事题材大不相同,但无论是表达的内涵还是表现的手法,姜文的作品总是可以让你一眼认出。

虽然是初执导筒首次实践,姜文却在此就已自觉形成了其专属的作者风格,那种「去相似性」、「去时代性」的独特构建也在他今后的作品序列中可以窥见。

影片中的黑色幽默,同样是姜文风格的一大特色,具有极强的的反讽力量,为我们审视过去那个荒诞的时代提供了一个契机。

迈进新世纪,姜文再推力作《鬼子来了》。

这部姜文作品序列中第一位跻身进9分俱乐部的神作,一举斩获了第53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审团大奖。

上个世纪末,时任广电部电影局局长的腾进贤正式对全国电影创作团队提出了主旋律电影的发展方向,彼时以《开国大典》为首的,充分体现主流意识形态的革命历史重大题材影片在市场上兴起。

姜文的《鬼子来了》确实在此背景下的「另类」。它虽以抗战为题材,展示了宏观层面的民族大历史,但是却着重展示的是人与人之间的非战争状态,挖掘了人类生存的荒诞性主题,让人看过之后有透彻脊骨的警醒和反思。

巧妙地摆脱了常规民族历史电影的思维模式与叙事策略,刻意迴避了所谓的民族大义、民族矛盾等主旋律问题。

不再片面展现中国抗击日寇的英勇形象,不再歌颂浪漫英雄主义,而是转头去书写中国人民自己的生存哲学。

以独特的视角及个体化叙事将众所周知的中国革命历史进程进行了相当颠覆性的解构。

因《鬼子来了》未能获批就拿去国外参展,姜文被封五年,2007年,沉寂了七年的他再执导筒,执导影片《太阳照常升起》。

《太阳照常升起》改编自女作家叶弥的短篇小说《天鹅绒》,但其实它并不能算是纯粹的小说改编,导演自身就有一份强烈的渴望表达的主题,而《天鹅绒》的故事结构及人物设定刚好能够承载这个「梦」。

导演在原小说中穿插了林老师和沙漠两个故事把整体变成了倒叙加环形叙事结构。

这样时空交错的手法,再配以唯美的镜头画面,悠扬婉转的音乐以及黑色幽默的手法,表达了姜文对激情岁月的怀念,也是对过往岁月的回忆,同时极具革命浪漫艺术色彩,抛弃了传统模式,反映了在那个「极度压抑个人性御的时代」每个人所反映出的人性御望之中的各种极致境界。

只要如果我们还记得这样的开始,太阳就会照常升起。

作为一部叙事相对晦涩的小众艺术片,在引起大量电影学者讨论热潮的同时,《太阳照常升起》的票房成绩遇到了滑铁卢。

然而2010年,姜文带着他的第四部影片《让子弹飞》捲土重来,横扫贺岁片档,以七亿票房的国内票房纪录,再次引起了国内外轰动。

戏里戏外姜文都实现了「站着把钱挣了。」

姜文近年创作的以《让子弹飞》为首的「民国三部曲」与之前的几部作品稍有不同。

三部影片的背景都被限定在民国时代的历史框架下展开的三段故事,但导演的艺术想象力并没有被历史所侷限,他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对北洋时期的历史展开丰富联想,

利用其独特的电影语言表达方式,完成了对于历史细节的探索,并通过对历史的想象中的隐喻表达,将其对社会关系与文化发展的认识一一展现。

现如今的他凭藉其六部电影独步影坛,「作者」风格早已显露无遗,每部作品都被打上独属于他的「姜文风格」。

他在电影世界中大杀四方,执拗而又颇带几分「自恋倾向」地追求个性表现。

总是带给人们崭新的想象和绝对自由的文化精神,构建出一个个魔幻现实的影像世界。

所谓魔幻现实,在姜文的每部电影都在荒诞戏谑的故事背后有着深刻的悲剧意识与现实意义,也都承载着人性原始的体会与反思。

无论是饰演角色还是执掌导筒,姜文无疑皆是老天爷赏饭的「鬼才」。

他曾直言:「电影是梦。在我来说,是想表现一个自己想象中的世界。我觉得,电影对我的吸引,有一点就是无中生有。无中生有出一个似乎存在的,让你觉得比现实世界还真实的一个世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喵星闻 » 姜文只拍6部电影,却成为了华语影坛公认的鬼才

赞 (1)

颁布圣旨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