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三五成群》剧情影评:这尺度国内最高

最近,一起案件刷新了鱼叔三观。中国甘肃一名21岁的男子,被八人殴打併活埋。作案者都是14岁左右的未成年人。

警方通报已出,案情属实,幷包含更多资讯量。

起因是该男子跟蹤一名未成年女孩。

女孩的男友感到不满,于是纠集多人进行报复。

在两天的时间内,多次进行殴打、凌辱,并拍摄视讯。

最终在一山坡处,将其活埋。

看完整个案件,鱼叔被震惊得说不出话。

简直全员恶人。

该男子跟蹤少女确实不对。

但没想到,几个14岁中学生更加残忍,让人不寒而慄。

未成年犯罪的话题,鱼叔之前聊过很多次。

但这一次,超出了以往任何一次。

时代在发展,孩子也在「进化」。

近几年,未成年犯罪案件一桩接一桩,恶劣程度也不断飙升。

这也引发了不少网友对刑罚尺度的担忧。

比如三年前的大连13岁男孩姦杀10岁女孩案,最后因未达到刑责年龄,作案者只被判了3年收容。

像这样的类似案件还发生了好几起,引起无数人愤懑不平。

直到去年,在广大民众和法律人士的呼吁下,国家推行新版刑法修正案。

恶性犯罪的刑事责任年龄,底线已经下调至12週岁。

而本次案件中的8名行凶者,都在14岁左右。

这回,他们将无法逃脱刑事处罚。

刑责免不了,但这次案件依然不可轻视。

与前几年曝出的未成年犯罪案件相比,这次呈现出了一些新的问题。

其中最特别的,是团伙作案。

案件中,施暴的八人是一个小团体,甚至像一个帮派。

香港对这类团伙,有一个专门的社会学名词:童党。

指,一群具有反社会倾向的未成年人结成的党派。

他们大多是家长无暇管教的少年,性格叛逆,崇尚暴力。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曾拍摄过不少以童党为题材的电影。

1988年香港电影《童党》

其中有一部《三五成群》,与这次甘肃案件十分相似。

影片改编自真实事件,香港十大奇案之一,秀茂坪童党烧尸案。

片中,14名童党为了教训叛徒阿鸡,动用私刑,直至活活打死。

为防止事情暴露,将尸体反覆焚烧。

起初,这只是他们的一种玩乐。

阿鸡口无遮拦,触怒了童党「大王」。

大王扒了他的裤子当牛骑,一边骑一边打P股。

光一个人调教不过瘾。

大王开始集结下属一起殴打,并且当玩一样,琢磨打人的工具。

木棍不过瘾就换成钢管。

钢管不够就拿锯子一分为二。

渐渐地,惩罚升级,解锁新「玩」法。

由两人抓住阿鸡的脚,将其吊挂,头朝下撞击地板。

还为此取了个术语:「人肉打桩机」。

很多未成年人不知道,人是可以被活活打死的。

电影中,在处罚不断失控之后,阿鸡死了。

少年们陷入一片慌乱。

有人胡乱地做人口呼吸。

有人烧香拜佛,请求死者安息。

为了掩盖罪行,他们精心策划了烧尸方案,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

但,很快就不攻自破。

有的不堪噩梦,选择自首。

有的害怕严惩,当场供出同伙。

而这次参与活埋的甘肃8名少年,也是一样。

案发后一週,8人就悉数被警方捉拿归案。

人性的恶,往往容易在群体中,被无意识地放大再放大。

至于心智还未成熟的未成年人,更是如此。

一个人作恶,可能还会受到环境的约束。

一群人作恶,便彻底放开了手脚。

巴西电影《上帝之城》就为我们展示了最极端的情况。

在这个贫民窟里,人们从小浸染在暴力犯罪之中。

从大人到小孩,几乎人手一把枪。

想要加入组织,融入环境,必须从小就学会杀人行凶。

久而久之,他们并不觉得这有多么恶劣。

反而认为,这是一种合群、长大的标誌。

如果这种童党行为不及时加以管教,他们在成年之后很可能就成为新的涉黑团伙。

就像《上帝之城》里的小豆子,长大后和朋友们成为了当地一霸。

令人闻风丧胆。

此次活埋案件中,还有一处细思恐极:

犯罪全程始终有人录影。

而从视讯中可以看到,另一名女孩也正持手机拍摄。

至少两人拍视讯。这,是为了事后回味。

他们还将视讯发布到朋友圈甚至短视讯平台。

这也成了法院定罪最直接有力的证据。

如今,拍视讯已经成为未成年人暴力犯罪的新特点。

不久前,在三门峡卢氏县,几个少年将一名男孩围殴打死,同样拍摄了虐打的视讯。

相似的作案细节,也引出了未成年团伙相同的作案动机。

想要证明些什么。

比如,《三五成群》里的童党们就想证明一件事:

别人做的事,自己也能做。

他们都曾是霸凌的受害者,遭到过各式各样的羞辱。

于是,便将自己被人虐待的手段,用到了受害者身上。

「像我小时候被玩那样,脱了他的裤子当牛骑」

同时,显示自己的强大,也能得到身边人的赞扬。

片中的大王,用暴力彰显了自己的「勇猛」之后。

不仅会得到同性的拥护,也会得到异性的青睐。

显然,这种做法不仅显示了他们法律意识淡薄,更说明他们道德观念模糊,甚至扭曲。

所以,他们拍下暴力行为,是觉得这样「好玩」,值得「炫耀」。

《少年的你》中,魏莱纠集同伙霸凌陈念。

作为主谋的她亲自上前,掌掴,扯拽头髮。

随从们则一边叫好,一边用手机拍下战果。

对于魏莱来说,这段视讯是她强者的证明。

同时,也是威胁受害人的把柄。

《上帝之城》中,团伙领袖小霸王也喜欢被拍照。

儘管不识字,但看到自己的照片登上头版头条,也洋洋得意。

也不担心,此举会公开自己的形象和罪行。

在他眼中,暴力是扬名立万的唯一途径。

过去,他曾是兄长的小跟班。

不被重视,谁都可以在他脸上扇一巴掌,还抢走他的钱。

直到他拿到了枪,终于可以以暴制暴,他露出了笑容。

‍他证明了自己不是挨人欺负的怂包。

带领自己的帮派大开杀戒,消灭所有敌对势力。

很快,他就成了上帝之城的地头蛇,垄断所有毒品交易。

可是,证明了自己,然后呢?

他仍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要远离他,追求爱情。

而他只有不断膨胀的犯罪御。

最终,他一意孤行发动了帮派火併,导致无数少年的尸体横亘在大街小巷。

而他自己也倒在小鬼头们的枪口下,身上满是弹孔。

证明自己的厉害,是几乎所有青少年都想做的事情。

只不过,选择暴力,是最不可取的。

它不仅是一种卑劣的犯罪,也终究会将自己推上生命的绝路。

很多网友看到这起案件,首先想到的一定是家庭教育问题。

父母管教不严,让孩子学坏。

实际上,许多结成童党的未成年,不是管教不严,而是压根没有管教。

比教育问题更严重的,其实是经济问题。

拿《三五成群》的童党原型来说。

案件发生的秀茂坪,是九十年代香港最鱼龙混杂的地区。

东南亚移民、古惑仔,挤满了楼屋街道,经济只能排上末班车。

童党就是在这一环境中长大。

他们的父母忙于生计,根本无暇教育。

甚至,一些孩子的父母是外籍移民,根本语言不通。

而本次甘肃活埋案中,8名作案者,很有可能是留守儿童。

据知情人透露,受害人曾被关在一名施暴者家中,整整一夜。

这说明,这些少年可能都是独自居住。

和秀茂坪一样,案发的永昌县,也相对落后。

该县隶属于甘肃省金昌市,后者曾被誉为「祖国的镍都」。

在美丽名号的背后,是相对单一的经济结构。

永昌县的很多父母前往市区从事矿产工作,或者乾脆远赴他乡打工。

虽然全市也开始谋求经济转型。

但永昌县,直到2018年才摘掉贫困县帽子。

当地也成为留守儿童集中地区。

经济的落后也导致了教育资源的不足。

据学校和同学反映,几名作案者都是小混混。

他们常年逃课,打架滋事。

这些现象由来已久,学校却无力解决。

针对未成年恶性犯罪,刑事处罚手段是必要的,可以起到震慑作用,但这终究只是最后的手段。

但我们依然要去反思,找到问题的根源所在。

一个十恶不赦的坏小孩,是多方面的责任缺失造成的。

一群不知轻重的坏小孩,更是为整个社会敲响警钟。

正如雨果所说的一句话:

「这世界上没有坏庄稼,也没有坏人,只有坏的庄稼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喵星闻 » 香港电影《三五成群》剧情影评:这尺度国内最高

赞 (0)

颁布圣旨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